荷花

雨天听荷

家乡的荷,永远是水乡最婉约的风景。那如浓墨般渲染的绿在我的眼里,永远是江南姹紫嫣红的景色中最美的点缀。还有那缕缕清远的荷香,沿着浩淼的五湖四荡轻曼开去,在静谧间铺就成江南水乡最美的诠释。 read more

枯荷

中午的时候,在鱼市口边上的小饭店和宝应书画界的一帮朋友喝酒,当然都没少喝,知道没少喝,是因为桌上一个个都豪情万丈了。 read more

一缸荷

村子搬迁,集中居住,许多缸被主人遗弃。过去盛水盛米盛糠,腌鱼腌肉腌排骨腌猪头等多种作用的家什,在崭新得一尘不染的家里找不到安身之处。顶着热辣辣的太阳,我和七十多岁的婆婆到无人的院落里寻缸,三轮车拖回来。婆婆惜物,她从城里穿连衣裙的小姑娘变成山区老太太,从云端走到大地上的过程,与缸结下不解之缘。我呢,相比之下,要虚幻浮夸得多,我要用这些缸,美化我的院落。 read more

荷花“吃”

荷花年年盛夏如约而来,“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美得空灵而有气节,是文人墨客、风流雅士心中永恒的“白月光”,长盛不衰地开在历代的诗词章句中。 read more

古诗里的那些荷花

夏天开的最繁盛的,当属荷花了。周敦颐在爱莲说中这样赞美荷花:“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净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read more

荷藕之乡看荷花

荷花种类很多,分观赏和食用两大类。原产亚洲热带和温带地区,中国早在周朝就有栽培记载。荷花全身皆宝,藕和莲子能食用,莲子、根茎、藕节、荷叶、花及种子的胚芽等都可入药。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