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应掏藕工复产!两千掏藕工一年能“掏”两个亿

一名挖藕工拿着刚刚挖出的藕。

一名工人开心地数着刚拿到的工资。

掏藕工在水中匍匐前进。司新利 摄

昨天凌晨四点多钟,天还没亮,中巴车的大灯老远照过来,58岁的村民姜宗超跑到路边,挥手示意停车,他一手拎着盛有饭菜的保温罐,一手拎着装满开水的暖瓶,身上背着皮衩,一个跨步上了车。

姜宗超引导着司机一路接人,一刻钟的工夫,又上来12名男劳力,或拿水枪,或抱水带。在宝应县射阳湖镇风车头村风车组,他们有个共同的身份——掏藕工,组长姜宗超是他们的“带头大哥”。

六点钟不到,中巴车开到20公里外的莘北村,那里有30亩藕田,需要一两天内掏完。藕田岸边的油菜花开了一大片,掏藕工们无心欣赏,他们穿上皮衩、带着水枪,蹚水来到藕田中央。机器一响,水枪喷出水柱,冲击淤泥,掏藕工一手拽藕柄,一手控制水枪,冲击藕根,一根根完整的藕浮上水面,摆在塑料浮床上,白净的藕身,在初升的阳光下,闪着光。

中午十一点,大家陆陆续续爬上岸,吃着自带的饭菜,稍作休息。初春,河水还很凉,掏藕工的双手,冻得跟藕段一样白。倒杯热水,捂捂手,吹着热气,呷一口,就像是品尝什么美味。

趁着这个小憩的工夫,姜宗超和记者聊起了家常。他从小就跟着父母掏藕,技术娴熟,他一天能掏2000斤藕,收入800元左右,这算最高的了,其他人也能掏1000多斤,平均有五六百元收入。“这块田的土质比较紧,藕难掏,工钱是每斤4毛钱,比一般的贵5分钱,两天内要掏完,老仲催过几次了。”

电话里催姜宗超干活的老仲,叫仲跻海,比姜宗超小两岁,但头脑灵活,20多年前,他就从事荷藕种植、交易,且是射阳湖镇周边闻名的掏藕工经纪人,手下有8支10人以上的掏藕工队伍。仲跻海介绍说,往年的掏藕工从正月初十就开始下田掏藕了,今年因为疫情,延误了半个多月时间,掏藕工比往年更抢手,日程都排得满满的。

射阳湖镇是宝应荷藕种植重镇,掏藕工也因代代相传、从小培养而技术熟练。目前,该镇30个村一半以上有专业化的掏藕工队伍,人数达到2000多人。2月20日,镇政府复工复产,首先向掏藕工发了绿色通行证,先开放了本镇境内的掏藕,四五天后又组织跨境掏藕。

傍晚五点,太阳没有落山就收工了。姜宗超逐一过秤,现场发钱。掏藕工赚的辛苦钱,向来日结日清。

射阳湖镇农技推广服务中心主任周根龙告诉记者,现在荷藕上市季节拉长了,掏藕工一年能干10个月以上,从嫩藕掏到老藕,他们不但在本镇境内掏,还前往盐城、淮安、泰州等周边地区,远的甚至到山东、浙江。周根龙给记者算了一笔账:每个掏藕工年收入都超过10万元,射阳湖镇有2000多人掏藕,赤手空拳也能掏回两亿元。

“发财何须到外乡,射阳湖畔好地方。”姜宗超说,掏藕工是个非常辛苦的工种,但世上没有舒舒服服的工作,只要能吃苦,就能换来幸福生活。他希望疫情早日结束,让所有掏藕工都能安安心心地掏藕,今年再赚两个亿。

通讯员 朱义彪记者 刘峰生 宫鋆煜

来源:扬州日报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