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天听荷

家乡的荷,永远是水乡最婉约的风景。那如浓墨般渲染的绿在我的眼里,永远是江南姹紫嫣红的景色中最美的点缀。还有那缕缕清远的荷香,沿着浩淼的五湖四荡轻曼开去,在静谧间铺就成江南水乡最美的诠释。

听过许多咏荷的佳句,我却独爱李商隐的那句“留得残荷听雨声”。读过全诗,却只记得这一句。并不知道李诗人当时的心境到底如何,但我却被这最后一句诗的意境深深感染了。

喜欢在一个个雨色朦胧的午后,来到靠近荷塘的矮屋边,那弥散着田野香味的芦苇蓬里。和屋里伴塘而居的老人闲聊,看那东边的云层在涌动间急急地压下来,将一片片盎然的绿色定格在一片迷蒙间。

八月的雨已不再是狂风大作电闪雷鸣,却也不是春雨的淅沥缠绵,而是在悄然间抹上了一层淡淡的凉意。

坐在蓬子里,任视线婆娑,看那凉风穿过瑟瑟的芦苇丛在净澈的水面推出一片片整齐排列的细波。仿佛同时,那一顶顶轻盈而举的荷盘朝同一方向倾斜过去,将一朵朵墨绿色翻折成一把把苍绿色的半圆形荷扇,娉婷地浮动在一片墨绿的底色中。­

雨来得很快,从那一片迅速移动的云层中急急地落下,在风中斜斜地打在厚厚的荷叶上。仔细聆听近处的雨打荷声,那低沉的重音恰若是掷地的珠玉,浑圆有力,清晰可闻。再倾听雨点与整片荷塘相拥的旋律,却又变成了一片清脆精致的“沙沙”声。

静听,用心地静听,我听到了碧荷低沉细腻的呓语,在一条条朦胧倾斜的痕迹间。那是江南的女子在羞涩地细诉着自己的心事,并在微风掠过的一刹那,以摇曳的姿态将自己的心绪在起伏的碧波间迅速地传递到荷塘那边去。

仿佛在一瞬间,内心涌起丝丝的感动。听着这一片动人的绿色旋转的韵律,躁动了近一个夏季的心绪也被这远古的天籁之音过滤、洗涤,慢慢地沉淀在一片绿色的宁静之中。

雨小了,撑一把伞,走在荷塘边湿漉漉的小径上,任满地的夏草带着未滚落的雨珠在小腿上划出一道道水的痕迹。停下,在一朵绿得绝美的荷叶边。看长长的雨丝在与荷面相吻的顷刻,滚动成一颗颗莹亮得耀眼的珍珠,又在转瞬间从摇动的荷面滚落出去,带着湿润的荷香,消融在密密的荷叶下流动的浮萍间。

待到雨停,满眼弥望的是清新明朗的绿,伴着几朵粉色在一片绿海中荡漾,就若那春闺中女子的青黛,落入塘中渲染出一片绿来,又用胭脂点缀了几朵淡淡的粉色。

听荷,在一个个夏季的雨中。听那“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的女子始终如一地来自天籁的清新,摇曳在江南这一片亘古的净土上,并将在天霖与地水中洗净铅华的生命矜持地沉吟,静静地流淌过一个又一个的世纪。

文/祁海霞

图/胡林

编审/黄河

主编/阿紫

责编/念一

视觉/空青

本文系晚安宝应(ID:waby2019)出品,宝应生活网经授权发布。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